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本站原创

湖南益阳一男子被错羁709天 索赔10年无果

2018-08-07 16:04:32 来源: 前沿时报   编辑: 徐月娥

前沿时报湖南报道(记者 杨溢)“2018年8月3日,对于我晏桂明来说是个令人痛心的日子,一个简单的国家赔偿案,10年申请赔偿无结果,10多次被当“皮球”踢来踢去,我已忍无可忍,精神曾一度崩溃”,晏桂明向前沿时报记者哭诉到。

1.jpg

△(写实名举报信的参战老兵晏桂明 记者杨溢/摄)

14年前的一起错案 被羁709天

2004年11月22日,湖南益阳人晏桂明因涉嫌犯金融凭证诈骗罪被益阳市公安局资阳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28日被资阳分局执行逮捕。

2005年11月17日,益阳市资阳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资阳区法院)作出(2005)资刑初字第154号刑事判决,以金融凭证诈骗罪判处被告人晏桂明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10万元。

2006年1月9日,晏桂明不服,提出上诉;益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益阳中院)作出(2005)益中刑二终字第86号刑事裁定:撤销益阳市资阳区人民法院(2005)资刑初字第154号刑事判决,发回重审。之后撤回起诉又起诉再撤回再起诉,直到2006年7月20日,益阳市资阳区人民检察院(以下简称资阳区检察院)以被告人晏桂明犯金融凭证诈骗罪,第3次向资阳法院提起公诉。

2006年10月31日,资阳区法院作出(2006)资刑初字第93号刑事裁定:准予资阳区检察院撤回对被告人晏桂明的起诉。

2006年11月9日,资阳区检察院决定对晏桂明监视居住。

11.jpg

△(益阳市资阳区检察院作出的不起诉决定书 申请人提供)

2007年4月28日,资阳检察院作出益资检刑不诉[2007]4号不起诉决定书:决定对晏桂明不起诉;至此晏桂明实际被羁押709天。

10年申请国家赔偿 10多次被踢“皮球”

记者通过查阅晏桂明的相关案卷得知他10年来所经历漫长申赔之路的艰辛…

2008年1月2日,晏桂明分别向资阳区检察院和资阳区法院提出刑事赔偿申请,两院在法定期限内均没有予以理睬。

2008年3月6日,晏桂明向益阳中院赔偿委员会申请赔偿,赔委会要求晏桂明先向益阳市检察院申请复议,晏桂明又于2008年3月25日向益阳市检察院申请复议,益阳市检察院逾期未作赔偿决定。

2008年6月2曰,晏桂明再次向益阳中院赔偿委员会申请赔偿,要求资阳区检察院和资阳区法院共同赔偿,益阳中院和益阳市人民检察院相互推诿,均未对晏桂明的申请作出答复。

2017年12月21日,时间快过了十年,《国家赔偿法》都修改了两次,出于无奈,晏桂明再次向益阳中院赔偿委员会提出赔偿请求。益阳中院赔偿委员会于2017年12月29日作出了(2017)湘09委赔16号不予受理决定书,晏桂明不服,向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诉。

22.jpg

△(湖南省高院作出的决定书 记者杨溢剪辑)

2018年3月8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后作出了(2018)湘委赔监2号决定书:一、撤销益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2017)湘09委赔16号不予受理决定;二、本案指令益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依法审理。

2018年6月22日,益阳中院赔偿委员会审查后作出了(2018)湘09委赔2号决定书,决定:本案交由资阳区法院作出结论;至此,“皮球”又被踢回到资阳区法院。

2018年7月26日,资阳区法院向晏桂明发出了(2018)湘0902法赔1号《受理案件通知书》。

2018年7月30日,资阳区法院作出了(2018)湘0902法赔字第1号《国家赔偿决定书》,驳回晏桂明以资阳区法院为赔偿义务机关提起的国家赔偿申请;“皮球”再次又被踢回了益阳中院。

申请人被激怒 要求法院赔偿精神损失费一千万元

2018年8月3日,拿到资阳区法院作出的不予赔偿决定书时,晏桂明愤怒了,他向记者表示:“在长达十年的申请国家赔偿过程中,益阳市、区两级法院的相关责任人员目无法纪,任意将《国家赔偿法》玩弄于股掌之中,把申请人当“猴”耍,对申请人多次造成了严重的精神伤害;为了表达我内心的愤怒,我将精神损失费由五万元提高到一千万元,希望上级人民法院支持我的赔偿请求”。

另我将向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益阳市纪委监察委就益阳市和资阳区两级法院赔偿委员会相关责任人员的违法行为进行举报和控告。

三级法院的官方声音

2018年8月6日上午,记者带着三个釆访问题(1、这个案子的赔偿义务人是不是益阳市资阳区法院?2、湖南省高院在指令益阳中院审理后,益阳中院是不是要就赔与不赔、或赔多赔少直接做出决定?益阳中院再要资阳区法院做赔偿决定的决定是否违法?3、资阳区法院这个不予赔偿的理由是否成立?)来到了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该院新闻宣传处一傅姓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我们会向本院国家赔偿委员会递交你的釆访问题,并尽快向你作出回复,感谢你对我们工作的支持与理解”。

2018年8月7日,记者电话釆访了益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金凯力副院长,想就晏桂明申请国家赔偿一案了解详细情况,他向记者介绍:“因自己不了解案情,请与分管的龚仁军副院长或者主审法官吴斌联系”。记者随即拨通了益阳中院龚院长的电话,没等记者介绍完,十秒内就挂断电话;主审吴法官接通电话,知道记者身份后也在十秒内挂断了电话。

资阳区人民法院高世文院长这样回答的记者:“我们作出不予赔偿的理由请查阅决定书即可,上级法院具体作出怎样的决定是他们的事”。

就本案的后续情况,本报将持续关注。

热门推荐
互动板块
底部Logo
前沿时报中文网不良信息实时举报及网站内容纠错专用Tel:00852-31106831
底部Logo
《前沿时报》标准刊号:ISSN2413-9483 香港总部Tel:00852-31106831
业务主管:香港报刊、电影、物品管理处   主管:前沿时报传媒集团公司   主办: 前沿时报社
除注明来源“前沿时报中文网”或“前沿时报”外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发布,数据仅供参考,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或纠正,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